花花绿绿的童年记忆

发布时间:19-11-14

家里已经很久没有买糖果吃了,因为孩⿱☆子已经长大,过了要吃糖果的年纪。前些天,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,除了带回来一身喜气,♂还装了一袋喜糖回家。可是,那些花花绿绿的糖果摆放在桌子上,却一直无人问津,看来如今的生活真的是广东音乐——々“Ↄ步步高”啊。ё-

每当看到这些包装精致、色Г彩绚烂、花花绿绿的糖果,就会想到自己的童年,以及藏在童▕年里的、那些花花绿绿的、关于糖果和漂λ↖亮糖纸的梦。

童年时,正赶上那动乱的年代,物资供应十分匮乏。在我们这一代人童年的脑海里,是不存在“零食”这个概念的。点心糖果对于普通的百姓家而言,是绝对的奢侈品,只有在过年时才能见到,而且〦也并不能随意地敞开肚皮大吃,与计划经济年代同步,家里的每样糖果点心都是要“按计划分配”的。

于是,贪吃的孩子们大多自己会想方设法解决“肚子里的馋虫”:秋天里,青青的高粱秸有一些也能甜得·赛过甘蔗;夏日里,田野上生长的、酸溜溜的“黑甜甜&r◣dquo;,更是孩子们的最爱;而一根顶花带刺的黄瓜、一个色泽红润的西红柿都是孩子们绝佳的零食…&helli∷p;

当然,平日里偶尔也会得&到几粒糖果,那简直就像是到了盛大的节日一般。不过那些糖果大多都是硬硬的、&ldquo≦;裸体的&r∵dquo;水果糖,捡一粒轻轻地▶放进嘴里,并不舍得咬碎,只慢慢地吮着,体会着那份甜美随唾液★慢慢从口中流进胃里的░整个过▓程。在那个年代里,能够得到几粒带糖纸的糖果,简直就如同做梦一样→,尤其是得到那种晶莹透亮的、花花绿绿的“玻璃≌纸”,绝对是女孩子们的梦寐以求。

于是,那时的女孩子们就有了一个普遍的“业余爱好”——收集各色糖○纸。如果谁的“玻璃糖纸”比较多,那么她在女孩们中间的地位就会得到提升,这种地位不是如班长一样靠学校任命得来的,而是其她女孩子无比羡慕和自觉尊重的结☆果。

所以,每个女孩子都没法抗拒精◎美糖纸的诱惑。那时,我家的附近就是工@厂的单身宿舍,一些在工厂就业的上海知青经常会带回来一些高级糖果,而那些糖果上精美的糖纸۞,将我们这些女孩子的眼球深深地吸引住了。大家就会从家里拿出一些好吃的,给这些∏知青“打牙祭”,以换回一些漂亮的糖纸,⿻获取其他同龄女孩的羡慕。

每每得到了带糖纸的糖果,就总是小心翼翼的,生怕弄坏了漂亮的糖纸。剥下糖纸后,总是认真仔细的将其抚平,◇如果是↘“玻璃纸”,就要用水将其润湿,再铺在玻璃上阴干,然后放在书本里压平,于是一件值得ミ炫耀的“收┗藏品”就完成了。在那时的女孩眼中,一张精美的糖⿷纸绝对胜过价值连城的唐宋古Δ董。

每到课间,女孩子们就会将糖纸从书本里拿出来,比较着、评价着、欣赏着、抑或是彼此交换着……如果将平展展的“玻璃糖纸▽”放在温热的手心里,糖纸就会迅速地卷曲起来,仿佛拥有了生命,仿佛就是一个Щ精灵。如果拿起漂亮的糖纸,放在自己的眼前,这时世界犹如万л花筒一般,就会变得色彩斑斓。一个人独处的时候,像风吹书页般的翻看那些π夹在书中的、五颜六色的糖纸,♀心里溢满的是︱︳纯真的喜悦๑。

香甜美味的糖果里,╜满含着的是童年时代感受到的温情;色彩斑斓的糖纸上,则÷写满了稚ω嫩的童心对美的向往和纯真的快乐。那花花绿绿的世界带给童年的这种纯纯的、无欲的快乐,让人记◇忆一生。

上一篇: 秋天,越来越高
下一篇: 乡风追忆